明代妇女所用首服以风冠为贵

明代妇女所用首服,以凤冠为贵。长期以来,戴凤冠、着霞桩,一直被视为妇女的最大荣耀,凤冠几乎成了贵妇的代名词。如(红楼梦)第一百十九回,写宝玉和贾兰即将赴考,宝玉对李纨道:“嫂子放心!我们爷儿两个都是必中的。日后兰哥还有大出息,大嫂子还要戴风冠穿霞帔呢。”由此可见凤冠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   

以凤形饰冠的风习由来已久。据《后汉书·舆服志》记,汉代太皇太后、皇太后参加谒庙典礼,戴剪耗菌,菌上插有“以翡翠为毛羽”的凤凰形饰物。这种饰物,就是风冠的滥临。

    

汉代以后,以凤凰饰首的现象十分普遍,不仅在簪钗步摇上饰以凤凰,还出现了将风凰形象绘刻在冠饰上的情况。凤冠的名称,也早已产生,在晋人王嘉的《拾遗记》中就有关于凤冠的记载。但这些凤冠都不是真正的礼服。

    

正式把凤冠确定为礼服,并将其列入冠服制度,那是宋代以后的事情。据《宋史·典服志》记载:宋代后妃在受册、朝谒景灵宫等最隆重的场合,都戴凤冠。冠上饰有九晕四凤,另有首饰花九株,小花若干株,冠下附两博鬓。这是北宋时期凤冠的标准样式。

 

宋南迁以后,政府又将贵妇所截的凤冠作了一些改制,在冠上增加了龙的形象,名谓“龙凤花钗冠”。这种风冠形象,在南燕殿旧藏《历代帝后像》中有所描绘。从画面上看,整个凤冠呈圆桶状,冠上除缀有龙凤外,四周还饰有各色珠翠。

    

明代后妃承继宋代传统,在接受册封、参加祭祀或重大朝会时,也戴凤冠。这时的风冠形制较宋代考究。《明史·臾服志》记,洪武三年,定皇后冠服:“其冠,圆匡冒以翡翠,上饰九龙四凤,大花十二树,小花数如之。两博鬓,十二锢。”,“永乐三年定制,其冠饰翠龙九,金凤四,中一龙衔大珠一,上有翠盖,下垂珠结,余皆口衔珠滴,珠翠云四十片,大珠花,小珠花数如旧。

 

三博鬓,饰以金龙、翠云,皆垂珠滴。翠口圈一副,上饰珠宝钿花十二,翠钿如其数。托里金口圈一副。”这种凤冠的具体形象,在南燕殿旧藏的《历代帝后像》中,也有比较具体的描绘。如画中孝格皇后所戴的凤冠,就与文献记载基本相符,应看作是明初时期冠式。又如孝贞纯皇后所戴的风冠,顶上缀有龙风,凤嘴衔一挂珠滴。

 

四周有大小相间的珠花若干,耳后各有三片“博鬓”垂下:据史籍记载,孝贞纯皇后系明孝宗即位以后才追封的,图中所描绘的冠式,正是永乐三年制定的格式。

 

1957年,考古工作者在北京昌平天寿山发掘了明朝万历皇帝朱斓钧和孝端、孝靖两皇后的陵墓,墓中出土了大批珍贵的随葬物品,其中包括四顶风冠。凤冠以竹丝为骨编出圆框,在框子的两面各裱糊一层罗纱,然后级上以金丝、翠羽等作成的龙凤,周围镶满各式珠花。冠顶正中的龙嘴里。还含有一颗宝珠,左右二龙也各衔一挂珠串,在风嘴之中,也同样衔着珠宝,与孝贞纯皇后画像所绘凤冠,属同一种形式。

    

明代妃嫔随皇帝参加祭祀或朝会,也戴凤冠,其形制与皇后的凤冠相比,略有不同,主要是除去了冠上的龙,取而代之以九只晕鸟,以示等差。在江西南城的一座明益宣王朱姗锡妃孙氏墓中出土的凤冠实物,冠身以藤蔑编成,外蒙黑色罗绢,四周饰有用硬纸及缝装裱而成的云朵,云上粘贴晕鸟的羽毛,整个冠上镶嵌点翠珍珠三千余颗,冠体顶部的晕鸟尾上,还装有金锢花二十一朵。

 

另在冠的两侧,各插一对用金片錾刻而成的凤钗,凤尾也由五片长条形金叶剪制而成,尾下则以金丝卷成绒毛,凤钗的脚上还刻有铭文,详细记载了这顶凤冠的制作年代,用坊名称以及凤冠上各个部位的重量等等。

    

根据明代制度规定,除皇后,缤妃可以戴凤冠外,其他人一般不准私戴,内外命妇所戴礼冠,形状虽和凤冠相似,但冠上不得用凤凰作装饰,而只能用金翟。但事实上,一些达官贵戚为了炫耀自己的富有,常常为自己的母亲和妻妾置办各种各样的风冠。

 

嘉靖朝权贵严嵩,家中就有凤冠十余顶,凤冠上的装饰并不比后妃逊色,他的子女也加以效尤。在严嵩被革职之后,人们从他儿子严世蕃府邸中,就查抄出珍珠五凤冠六顶,共宜九十三两;珍珠三风冠七顶,共重五十三点一两。

    

出土实物也反映出这种情况。如1955年,考古工作者从甘肃兰州西郊的明代彭泽夫人墓中,发掘出一顶凤冠实物,根据随葬墓志记载,彭泽之妻昊氏,身前受封“一品命妇”,身份虽然不低,但严格地说,不具备截凤冠的资格。

浏览量:0
收藏

资讯中心  |  MEDIA

创建时间:2020-06-06 15:16